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无为博客

网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康无为、号黔道人、煮石斋主,网名:高山流水,书斋:煮石斋,贵州独山人。克莱敦大学高尔基文学院毕业,搏士学位。中国没术家学会学步委员、中国抒发协会会员,中国烟酒促进会常务理事。曾与启功、刘海粟等大师共世,作品散见于网络、书刊,曾获群众夸奖。 http://blog.ifeng.com/2846563.html http://wowo.cqzg.cn/space.html

网易考拉推荐

忆苦思甜  

2010-01-27 22:30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 

忆苦思甜

康无为/文

现在,45岁以上的人们,大多还记得那“忆苦思甜”的年代。

记得刚上小学的时侯,学校组织了“忆苦思甜”大会和吃“忆苦饭”的活动,请了当地几位苦大仇深的农民到会宣讲。这些农民都是5-60开外的年纪,看上去个个目光呆滞、神情木纳,一付老实巴交值得信赖的样子。

说实话,旧社会劳苦大众吃的苦是什么样的,我们这代人只听说过、没见识过,但对于“忆苦思甜”和吃“忆苦饭”还是觉得很新鲜的。伴随着“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”的口号,大会正式开场。

第一个上台诉苦的是红旗生产队的队长陈**,因他是我同学的家长故认识。他一上台便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泪地诉说当年的种种不幸,好象一发催泪弹,一时搞到下面哭声四起,个个泪流满面,加上主持人的即时引导,马上变得群情激奋,口号铺天盖地。

当他口若悬河一一举例今日的甜时,不想下面一阵骚乱,竟使他难以讲下去。原来,他的儿子陈*红不懂政治觉悟,在不该晕倒的时侯晕倒了,嘴皮不断抽蓄,很多人还在那里不懂事的乱叫:“发饿疝了,发饿疝了”!好在那时大家的革命互助精神不错,会场秩序很快就得到恢复!

第二个上台的是谁,不知道也不记得了,总之他刚说了一半,就被我们的校外辅导员县中队的白参谋请下了台。我当时就很疑惑,特地回家后问了父亲:“60年是什么意思?”父亲没回答我,只说你长大就会明白的。真的,我是20年后才悟懂!不过这会是怎样结束的,真的记不清了,但是,接着的吃“忆苦饭”却仿佛还在眼前。

教室外,一首首红歌:《东方红》、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、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》、《国际歌》、《社会主义好》还在滚动播放。一盘盘大小酷似窝头的“忆苦饭”端了上来,老师带头两手捧住一个,而后同学们你一个,我两个地抓过,不一会就被扫得精光。我拿到嘴边啃了一口,感觉无味,进口不用嚼就碎了,一看全是糠和麦肤,味同嚼腊难以下咽。但是看到老师边吃,边眼泪汪汪的样子,真不知她当时的感受,我是想笑但又不敢,那可是阶级立场问题啊!一个窝头还没吃完,教室里就只剩下三、五个红领巾,偷眼一望操场上同学们欢蹦乱跳的样子,哪里是在忆苦,分明只有思甜,但每个同学的裤兜里却无端地鼓了起来。

  

 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忆苦思甜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8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