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无为博客

网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康无为、号黔道人、煮石斋主,网名:高山流水,书斋:煮石斋,贵州独山人。克莱敦大学高尔基文学院毕业,搏士学位。中国没术家学会学步委员、中国抒发协会会员,中国烟酒促进会常务理事。曾与启功、刘海粟等大师共世,作品散见于网络、书刊,曾获群众夸奖。 http://blog.ifeng.com/2846563.html http://wowo.cqzg.cn/space.html

网易考拉推荐

袁克定的那张报纸  

2010-03-05 14:34:1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康无为/文

在民国乱象中,袁世凯称帝无疑是一个重要标本。而推动这场运动的始作俑者,一个是杨度,另一个就是袁克定。

不过这二者的区别在于:杨度是出于政治理念,一生追求君主立宪的理想,因而杨度的动机未尝不是为国为民,其出发点在于公心;而袁克定则是袁世凯的嫡长子,从小就是被当作接班人来培养的,他的乳名叫“继光”,用袁世凯的原话说就是“继吾先人之光也”。 袁世凯一辈子四处做官,都把袁克定带在身边,刻意历练。其间,还把袁克定送到德国留学,袁克定不仅旧学功底深厚,还通晓德语英语。在很多外交场合,袁世凯还经常由其充当翻译。这样袁克定在推动这场称帝运动时,无疑是觊觎太子之位,希望有朝一日能独揽权秉,所以其出发点是私字当头。 

难怪民国以降,袁克定的形象会被人视为“草包”。一个人被视为“草包”,必有其智商、情商和道德有诟病之处,也必有其蠢事之举。作为政治动物,袁克定空有才华而无政治智慧,实在是和他袁大公子的出身背景息息相关。

1913年过年,冯国璋和段祺瑞一起给老袁拜年,行了跪拜大礼,老袁忙躬身扶起二人,连说:“不敢当,不敢当!”当时已是民国,跪拜属前朝礼制,两部下以大礼行之,不过是奉承讨彩之意,做做姿态罢了,老袁岂会不知,部下抬举,他应该给足面子才是,而他赶紧制止。可是,当二人再去袁克定居所拜年也行跪拜礼时,小袁却端坐不动,只微微摆手稍作示意,那姿态比他老子更像个主子。这下可把有“歪鼻将军”之称的段祺瑞的鼻子给气歪了,出来后就跟老冯抱怨,“你瞧,老头子还客气两句,这小子哪里还把咱们当人。”仅此礼仪小节,袁克定的政治“智慧”可见一斑。

然而这还不算最荒唐的,袁克定干的最能惊天地的事情还是办报纸。袁克定不是报人,却办了份报纸,当然袁公子有的是财力就不在乎销量,但他办的是一份假报纸,彻头彻尾的非法出版物,读者只是他老头子,以坚定他老头子称帝的决心,成就自己做太子的美梦。

被他克隆的报纸叫《顺天时报》,是日本人办的,虽说是日本政府在中国的“喉舌”,但毕竟多少还遵循新闻规则。袁世凯每天别的报纸可以不看,但一定要翻阅浏览这份报纸,因为老袁也想知道外面的真相。

袁世凯为什么只对日本人办的这份报纸格外重视,每天必读呢?原因无他,一是其对日本的态度敏感,二则是胆敢说真话唱反调的报纸都被他“和谐”了,没什么看头,天天形势一片大好,这些玩虚的其实也就为了愚民,做为一国之主他当然要看真的。

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,就发生了宋教仁被刺案,引发了“二次革命”,国民党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哪里是“袁家军”的对手,孙中山等人只能再做“国际乞丐”,四处跑路。袁总统在扑灭“二次革命”的同时,顺手就把反对党系的报刊给全灭了,罪名也现成“乱党报纸”,这的确有维稳的需要。这一措施,全国的报纸就有300多家关门大吉,光北京一地就有80多家,史称“癸丑报灾”。

当然遭殃的不仅是反对党系的报刊,民办报刊也被逼做选择题,选项只有一个,那就是只能帮忙不可添乱,不听话就关门。至于租界里的洋报纸,老袁虽然奈何不得,但通过“禁止发卖,停止邮递”堵住了发行渠道,也基本就范了,加上当时欧战正酣,西方列强也没闲心情来干涉对中国内政。

也就是日本人的《顺天时报》,成了袁世凯一直搞不定的“钉子户”。《顺天时报》不怕袁世凯搞的投递封锁,因为治外法权的挡箭牌还在,他们除了派报所以外,遍布北京的日本洋行也多是该报的代销点。而袁世凯越是钳制舆论,打压报纸,《顺天时报》越是做得红红火火,坐收渔人之利,道理无须多想。《顺天时报》在1910年到1920年达到了辉煌巅峰,成为华北乃至整个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大报,最高发行量达到17000份,这个数字在当时报界可谓天文数字。这个非凡业绩实在是拜袁世凯所赐,没有他对报纸的封杀,哪轮得到《顺天时报》一支独秀呢。

封杀报纸,钳制舆论本是下堵嘴,上堵耳的把戏,在舆论一律的背景下,《顺天时报》成为诺大中国的一块舆论管制的“真空”,当时的中国知识界是既羡且恨,感情复杂莫名。鲁迅曾批评《顺天时报》说它是“日本人学了中国人口气”的报纸,之所以能在中国煊赫一时,是因为“国人不争气”,但又不得不承认“间有很确,为中国人自己不肯说的话”。中国人不敢说的话,《顺天时报》敢说,这就是它广受欢迎,长盛不衰的秘诀,它毕竟还承载了一部分中国人的舆论诉求,可它偏偏又是日本人的报纸。老百姓的知情权“要出口转内销”能不悲哀吗?

袁世凯对报纸痛下杀手的同时,也无疑蒙上了自己的眼睛。要想了解外面的世界,老袁只有看《顺天时报》。但是对于《顺天时报》唱衰帝制的杂音,使袁大公子急火攻心,他的目标是太子,万一老头子叫停帝制,太子岂不成了南柯一梦。如何消除杂音,统一舆论,袁公子的智囊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,办一份假《顺天时报》送进总统府。

于是,袁克定亲自出马,花了三万大洋买了一套报纸印刷设备,亲任主编,把《顺天时报》里反对帝制的稿件移花接木就成了拥护帝制的内容。由于只用通稿,加上袁公子的生花妙笔,“形式大好”就成了“大好形势”,一家专制就自然成了众望所归。可以想象,袁世凯看假《顺天时报》一定是乐不可支的,连一贯反动的《顺天时报》都在歌唱我中华帝国,那我不做洪宪皇帝,还不成逆天背民了。天意不可违,民心不可欺嘛。

可惜老袁做人迂腐,没有适时把它转为袁氏机关报,向全国摊派发行,以致舆论覆盖没法深入人心,当然就影响到后来的民意基础了。

毕竟,纸终包不住火,假的真不了。总统府不是孤岛,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,只要有人带进来一张真报纸这事就会立马露馅,这一天还真的就来了。我们来看一看袁世凯的最宠爱的三女儿袁静雪的回忆录吧,当事人的回忆更可信也更精彩:

“假版的《顺天时报》是大哥(袁克定)纠合一班人搞出来的,不但给父亲看的是假版,就是给家里其他人看的也是假的。大哥使我们一家人和真实的消息隔绝了开来。不料有一天,我的一个丫头要回家探望她的父亲,我当时是最爱吃黑皮的五香酥蚕豆的,于是让她顺便买一些带回来吃。第二天,这个丫头买来一大包,是用整张的《顺天时报》包着带回来的。我在吃蚕豆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这张前几天的报纸,竟然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《顺天时报》的论调不同,就赶忙寻着同一天的报纸来查对,结果发现日期相同,而内容很多都不一样。我当时觉得非常奇怪,便去找二哥(袁克文)问是怎么回事。二哥说,他在外边早已看见和府里不同的《顺天时报》了,只是不敢对我父亲说明。他接着问我:‘你敢不敢说?’我说:‘我敢’。等到当天晚上,我便把真的《顺天时报》拿给了父亲,我父亲看了之后,便问从哪里弄来的,我便照实说了。我父亲当时眉头紧皱,没有任何表示,只说了句:‘去玩去吧’。第二天清晨,他把大哥找了来,及至问明是他捣的鬼,父亲气愤已极,就在大哥跪着求饶的声音中,用皮鞭子把大哥痛打了一顿,一边打,一边还骂他‘欺父误国’。”

真相大白的时候,袁世凯才发现他的反对者,不再是一小撮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坏分子,而是遍及全国的人民。不是星星之火的萌芽状态,而是遍及全国的燎原大火,部属反水,众叛亲离,几个省都相继宣告独立了。车子都翻了,想刹车也是枉然。

1916年3月22日,袁世凯宣布撤销帝制,想重做大总统,可是民心已失,覆水难收,哪里还有机会。6月6日,袁世凯在羞愤交加中暴病去世,临终前说了四个字,“他害了我。”袁家人猜测,“他”指的就是袁克定。但不明真相的群众,往往赖是杨度。

不过想想,没有老袁伪造民意于前,哪有小袁炮制假报于后?欺天瞒人,最后被愚弄的还是自己,可惜袁世凯还不是孤例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3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