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无为博客

网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康无为、号黔道人、煮石斋主,网名:高山流水,书斋:煮石斋,贵州独山人。克莱敦大学高尔基文学院毕业,搏士学位。中国没术家学会学步委员、中国抒发协会会员,中国烟酒促进会常务理事。曾与启功、刘海粟等大师共世,作品散见于网络、书刊,曾获群众夸奖。 http://blog.ifeng.com/2846563.html http://wowo.cqzg.cn/space.html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国民革命军第140师抗战纪实》后记  

2013-05-08 16:27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经过两年多的努力,《国民革命军第140师抗战纪实》总算杀青,其间甘苦,唯我自知。这不仅耗费大量精力,大量的资金投入也常常使自己捉襟见肘,要写好一本书,光靠资料、档案还真远远不够,如果没有采访的补充,以及对战场的考察,闭门造车是决然出不了好作品的。

长期以来,中国抗战史被话语权垄断者描述和解释,于是,这一段历史的细节,随着时间的推移,日渐模糊乃至消失,最终,留下的是经由政治过滤的回忆。其实,这样的回忆,与其说是历史,不如说是政治宣传。人类社会经验证明,当历史完全政治化时,历史真相便难以出现。然而,百年中国,抗战史才是最应该正视的。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”这是古人治学的格言,只有开阔的视野,才有独到的视角。基于这种认识,我把考察战场和寻访抗战老兵当成了自己的基本工作。因为这样就会耗费大量的时间,原有的产业只得放下,因为我知道我此时其实在做的是抢救工作,与时间赛跑,残存的老兵已经等不起,已经到了时不我待的最后关头,哪怕从他们口中再多了解一点抗战片断,让历史得以很好的还原,个人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!

“抗战老兵”只是一个民间称谓,对于这个群体,目前并无标准定义。越来越多老兵带着战争伤痕、岁月磨难和疾病困扰,承载着那段特殊历史印记默

默离开人世,中国幸存抗战老兵群体正是以这样的方式慢慢缩小,乃至慢慢消逝。

因为老兵是活着的历史见证,不仅数量已不多,且还散落在全国的每个角落,找寻起来原本就困难,加之大多数人生活贫困,经不起病痛折磨,正在不断地逝去,因而找寻工作难度极大。好在大陆志愿者遍布各个阶层,他们不辞劳苦经年累月不断努力,发现和即时救助,使这些老兵到了风烛残年才得回了他们昔日应有的荣誉。

我加入这个寻找老兵的行列,不是为了那些假大空的知识分子良知,而我做的只是一种自我的良心救赎,只有每个自觉的人能付出这种努力,才可以挽回失落的社会良心。在现代生活中,每当国歌唱起,爱国热情高涨澎湃之时,社会正在遗忘那些昔日的血肉长城……

寻找老兵有两层意义,一是让贫困者得到老有所养,安度晚年,促进社会的和谐进步;二是,记录下他们的业勋,使老兵找回昔日的光荣和人生最后的尊严。

抗战是一场民族圣战,但因意识形态而成为一个沉重的话题,很多老兵讳莫如深不愿谈及,因而采访起来非常困难,加上他们年事已高,记忆模糊,所以要用很多的时间才能弄懂他们的原意,因为战争的创痛,历史的折磨,使不少人在夜里常会因为做噩梦而惊叫。通过一次次采访的经历,我明白了:真正上过战场的人,是没有人愿意回忆过去的,因为战争摧毁的不仅是人的肉体,而更多的是人的精神和灵魂。何况几十年过去了,这群老兵并没有得到过应属于他们的那份崇高定位。

抗日战争胜利后,原国军抗战官兵有不少人曾为保卫、维护国民党政权参过战,不幸的是这种当时的政府行为,却落实到个人来承担,在解放初期的“镇压反革命运动”中,有不少人被枪决。还幸存的,少校以上军衔的以“历史反革命罪”入狱,少校以下军衔的一般按照“现行反革命罪”处理,在当地失去了自由,最终只能俯首贴耳地接受革命群众的监督劳动。

当人失去了尊严,一切就再无从谈起。所以,国军将士一场场为国血战下来,却被人指着鼻子骂作战不力;救下那么多的百姓,最后却给后人骂是蒋匪,因为意识形态的扭曲,使这群人被社会歧视长达30年之久,并且,殃及自己子女的命运。直到1979年才摘掉“反革命、地富反坏右、阶级敌人、反动军官、妄想复辟资本主义……”等帽子。如居住在贵州遵义县山盆乡的舒仕忠老人,一个问题整整让他困惑了六十年:“为什么我会因参加抗战八年而却被管制九年,还戴着‘坏分子’的帽子?”这种带着天问的呐喊,又岂仅舒仕忠老人一人!

这些老兵昔日驱倭荡寇,把青春热血献给了国家,而个人命运如水打浮萍,被大时代无情作弄,正是这种光荣与耻辱的命运,使老人们一提起抗战就会象打翻了人生的五味瓶,那滋味你只有走近才能体会。一个受过战争伤害的人,他的身心都不会那么容易恢复过来;所以在那个年代活过来的每条生命都应该更受到后人的尊敬。

本来战争是由每一个具体的军人打的。善待军人,就是完善军力、军备、军风,重振国民士气,维护国家安全。但很多风烛残年的老兵,却迟迟等不来那份迟到的荣誉,只能在贫病交加中慢慢逝去!假如我们稍有常识,稍有远见,稍有责任,又岂能再让英雄们流血再流泪!

    

  

(二)

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。写纪实把自己关在书斋里面,靠文献、档案闭门造车写不出来的。所以我把考察战场,当成了一个写作的基本工作。

记得我到徐州考察时,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。在抗战的22次大会战中,徐州会战中的台儿庄战役可能是被宣传最多的,所以在徐州一下高铁,我就向当地人打听去禹王山的去路,遗憾的是竟没人知道,于是我再问:你们知道徐州会战吗?得到的答案都是徐蚌会战的答案,于是我不服气地又问,你们知道在这和日本人打仗吗?但得到的回答还是毫无悬念的摇头和一脸茫然的表情。

但我必须要强调,我问的是年轻人,年龄在20——35岁之间,男女都有。没有办法,我只能选择地图,但地图买到手,我才知道我刚才的问话纯属多余,因为地图的宣传,红色文化占了2/3,而剩下的就是当地的汉文化了,不难想象这浓缩的宣传模式,年轻人怎么会知道抗战,还有几人记得国耻。

禹王山是第140师抗战一个很重要的章节,为此我必须要到当地考察,我深知没有实地的体验根本就写不出当年的战场,无法想象抗战之中中国军人的流血牺牲。

徐州属华北平原的东南部,自古就是北国锁钥,南国门户的兵家必争之地。1938年1月至5月,中国第五战区部队与日军华北方面军、华中派遣军各一部,在以江苏省徐州为中心的津浦(天津至浦口),陇海(宝鸡至连云港)铁路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的防御战役。

这次会战中国军队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,先后调集64个师另3个旅约60万人,以主力集中于徐州以北地区,抗击北线日军南犯,一部兵力则部署于津浦铁路南段,以阻止南线日军北进,确保徐州安全。  徐州本无天险,一马平川,虽为战略要地却无战略屏障可言,中国军队却凭着爱国热情,拿着劣质武器与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在此拼杀,每天要面对日军步、炮、空、骑的立体攻击,他们以血肉铸长城担负国家使命。钓鱼岛事件激起了全民的爱国激情,但是在我们脚下、我们的身边、我们的周围,我们凭什么要忘掉那些曾经为国浴血的英雄?

    今天,日本右翼势力仍在不断美化军国主义、否认侵略战争。我们呼吁日本政府停止侵占钓鱼岛、停止参拜靖国神社,反省战争责任,阻止日本右翼极端势力破坏东亚稳定。同时还有一点,就是要关爱抗战幸存的老兵,他们是活着的历史,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那场战争的真实。

  

(三)

      

抗战是一部史诗,是一幅宏大的历史画卷,我深知几十万字根本不能表现其万一。虽然我做过大量的采访,也读过不少《回忆录》,也看了不少档案,但终其结果我所掌握的不过是一些历史碎片而已,它不可能代表一部真正的历史。我的任务只是通过对这些历史碎片缝合,尽可能地恢复历史原貌,让它更加接近真实!

当我把书中的部分章节,读给我远在家乡的老师陆兆民听时,千里之外的老人一时竟泣不成声,我不知道老人哭的是武汉会战中死去的舅舅,还是自己一生的坎坷,抑或是我国发展的一路起伏!总之,一时让我无法卒读,让我不忍下念。末了,老人的一句话让我震撼:“假如再打鬼子,我就是拼上这把老骨头也要再上战场!感谢你小康,你们后辈没有忘记那些曾经为国浴血的军人,让我看到了国家未来的希望。”

历史可以原谅,但不可忘记!所以我在写作过程中,只能选择忠实,这就不可能再囿于意识形态的成见,只有秉持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!”的纯粹民间立场,怀着温情和敬意,去走进那段历史,尽最大可能去挖掘、梳理,以还原那段历史的真实。

僅以此书作为一座纸上的纪念塔,让后人永远铭记那些在国家危难时舍身抗敌的英雄!

    抗日英雄永垂不朽!

 


《国民革命军第140师抗战纪实》后记 - 康无为 - 康无为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1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